新疆之行-探访棕钻花岗岩

发布时间:2021-10-23 09:23 点击:
新疆古称“西域”,即我国的西部疆域,拥有六分之一的国土面积,幅园辽阔,地大物博,山川壮丽,物产丰富。是举世闻名的歌舞之乡、瓜果之乡、黄金玉石之邦。和田的白玉、阿勒泰的金矿,更有储量极其丰富的各类花岗岩,市场上的双井红、紫星云、天山红等品种皆产于此,特别是近年来刚开发的棕钻,可与巴西进口皇室啡花岗岩相媲美,其装饰效果已被广泛认可,今年香港和记黄铺在京开发的物业外墙就是运用的棕钻花岗岩火烧面,达四万多平方米。笔者与在京经营该品种的新疆明发石材公司总经理蔡德福先生、新疆天怡石材公司总经理张国勇先生交往颇深,也耳闻和见识了不少新疆石材,但对真正的源头矿山却是难睹其风采。

8月2日机会终于来临,本人所经手的一项工程,室内地面石材装修,业主对棕钻很感兴趣,要求陪同业主和总包方去新疆实地考查矿山及荒料。

棕钻矿山所在地在新疆清河县,距乌鲁木齐1100公里,在俄罗斯与蒙古边境旁。8月2日早上我们一行三人登上了飞往乌鲁木齐的航班,中午抵达乌鲁木齐,矿主早已民在机场等候,于是草草吃了点饭,便匆匆驱车赶往清河县,出了乌鲁木齐市,沿准噶尔盆地边缘急驰,人烟渐渐稀少,这是一条由胡杨林、红柳、梭梭、沙棘、草甸等复合荒沙植被群落形成的绿色长廊,真正让人领会到什么叫“广阔无垠”天高云淡,空气格外怡人,远处的雪山与蓝天相接,雄伟而壮观,路是笔真的、平坦的,象一条带子无尽地延伸下去,两旁不远的草甸上不时看到野马和黄羊或急奔或驻足,草原雕时而悠闲的在空中盘旋,时而箭一般地俯冲下来。在这里人与自然的结合体现的是那么的完美。晚上8点多钟(应该说是下午,因时差的原因,这里仍是太阳高照),我们终于赶到清河县,这是一座美丽的小城,明镜般的高山湖泊是映衬着一望无际的林海,沙漠边缘被戈壁割裂的绿洲、阡陌纵横、花果飘香、牛羊成群、弦鼓传唱,充满了诗情画意,小城街道上行走的那些高额碧眼的哈萨克族人,使你感觉像是在民国他乡。矿主的热情使我们感动,品偿了烤全羊,大盘鸡,高山寒水鱼,10点钟太阳才落山,棕钻矿山距清河县还有130多公里,将穿越茫茫戈壁滩,于是决定第二天一早前往矿山。

第二天5点钟矿主叫醒了我们,出门一看还是满天星斗,这是北京的半夜呀,没办法,因为今天就得赶回北京,路再也没有了来时的那种平坦、笔直,弯弯曲曲,坑坑洼洼,七旋八转地向戈壁滩纵深前进,矿主的车技术实在令人佩服,就这样的路况仍然平均8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车内的颠颇根本无法忍受,这下可苦了常年生活在北京的业主和总包了,肚里翻江倒海,头晕目眩。真是戈壁滩,一路上没有看到一个村落和车辆行人,天亮时,终于赶到了矿区,眼前的情景让人感到一种壮观,方圆一公里的戈壁上密布着一块块的棕钻荒料,达上万立方之多,每块均是那么的规整,或长方体或正方体,都在3立方左右,棕灰色的表面在太阳光的照耀下晶点烁烁。我去过水头闽南荒料市场,莱州山东白麻矿区,像这样大批量的荒料还是从未见过,业主和总包也为之震惊,因为他们工程的那点用量,在这里真是九牛一毛,微不足道。进而在矿业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矿区工作面,这里的储量太丰富了,矿体非常完整,每个山头推进去就是一个坑口,而且花纹,颜色基本一致,这在石材矿山中是很少见的。

我们在矿主的引导下对矿山及荒料做了全面拍摄,因时间关系不能久留,于是又踏上返回北京的行程。路上我已无心再去观赏沿途风光,作为一个从事石材媒体的工作者,此时感慨颇深,这就是我们的棕钻,这就是我们国家的花岗岩,我们在北京看到的那第一声石材板,是经过多么艰辛辗转而来的,且不说矿区工人开矿的艰辛,没有水,要在几十公里外拉水作业、生活,常年置身于戈壁滩,与世隔绝,纵然这样也无妨,但销路不畅却是他们面临的最大问题,难怪矿主看到我们简直比“上帝”还“上帝”,如此好的石材,走戈壁,过荒漠,穿河西走廊,行遥遥上万里路程,运到北京每平方米才200多元,远不及任何一种进口石材的价格,那块距蒙古仅3公里,距俄罗斯仅14公里的界碑,难道只说明棕钻不是进口的吗?国人啊!我们克制一下那崇洋湄外虚荣的心吧!它的品质不亚于进口石材,它的开采成本不低于进口石材,不要因为它是国产石材而无端否定,不要因为200元每平方米而砍价砍的面红耳赤,当你身临其境,了解它的整个过程,你就会感受到它的价值所在,物有所值。

真诚的呼吁:关注我们的棕钻,关注我们的石材吧!

后记:此次新疆之行是劳而无功,前不久业主和总包还在否定了棕钻,就因为是国产的,改用沙特进口的黄金钻,让任何一个人评价,都不如棕钻,但它是进口的,疾愤之余深感惭愧,本想为国产石材尽点微薄之力,可无奈啊!这里对不起热情招待我们的裴老板,陈经理、韩经理,也对不起在矿区艰辛工作,望眼欲穿的工人们,同样也辜负了在京销售新疆石材的同仁们,这里向各位表示深深的歉意。

上一篇:新疆上海商会组织15家上海企业考察新疆石材等工业园区

下一篇:没有了